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入库 > 大唐之我真是纨绔皇子

第一百九十六章:接手府兵

    听到这个差役的话,李愔脸色一沉。55zw

    果然,蛇鼠一窝。

    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卢家的地盘。

    这里官衙从上到下,怕不都被卢家给控制住了。

    而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有暗影情报网的话。

    根本就不可能提前得知卢家的阴谋轨迹,从而能够提前布局,将他们的阴谋估计破坏掉。

    一旦被卢家得逞的话,就不知道要有多少百姓遭殃。

    而卢家,则是可以趁着大量百姓被毒死一事,引发民间的恐慌,引导民情,引发暴乱。

    他们甚至可以从中跳动,发动叛乱。

    卢家,真是其心可诛啊!

    但是,偏偏这一次,卢家同样只是暗中出手。

    自己一时之间,也很难拿到卢家杀人的证据。

    当然了,如果李愔想做的话,有很多办法可想。

    比方说,李愔完全可以炮制证据,将火烧到卢家身上去。

    上一次对付卢浩,李愔就是这么做的。

    最终也将卢浩杀死在牢中,让卢家吃了一个大亏。

    但是现在,李愔思虑再三,最终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现在,大唐四周,各国都被世家挑拨,蠢蠢欲动。

    这个时间节点,实在不易和世家鱼死网破。

    且等到将外患平定之后,再来收拾卢家不迟。

    内忧外患如果一起爆发的话,会让大唐元气大伤。55zw

    且让卢家先得意一段时间吧。

    但是,卢家的哪些爪牙,必须先行铲除掉。

    想到这里,李愔不由对那个差役说道:“不错,你所提供的情报,对本案很有帮助。”

    “本王做主,免除你的死罪。只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便将你流放之江南吧。”

    听到李愔的话,那个差役不由大喜过望? 连忙跪倒在地上磕头不止。

    虽然被判了流放。

    但是流放还是可以被赦免的啊。

    并且,流放之地的差别,可是大了去了。

    一旦流放到关东或者是西域南疆等不毛之地? 哪基本上就是等死了。

    而江南? 绝对是流放地之中的宝地啊!

    流放江南? 虽然同样会吃苦,但是绝对没有性命之忧。

    如果勤快能干的话? 甚至还能赚点小钱。

    流放个十年八年? 说不定还能遇赦还家。

    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因此? 听到这里,那个差役不由连忙跪倒在地上? 磕头不已。

    李愔摆摆手,让护卫将他拉到一边。

    李愔不由说道:“这件案情,本王已经审理的差不多了。”

    听到这里? 剩下的人,不由升起一丝侥幸之色。

    太好了,案件终于审理完了。五五中文

    刚才那个差役? 虽然逃得一命。

    但他可是将县丞县令等人,全部都供出来了。

    而这里可是卢家的地盘。

    他们都是依附在卢家身上讨生活的。

    对背叛之人,卢家岂会轻饶了他?

    因此,其他人看刚才那个差役,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而他们? 十分庆幸他们没有被先审理。

    没有被砍头,也不用背叛卢家,实在是太幸福了。

    但是接下来,他们就听蜀王说道:

    “这件案子,已经审理的差不多了。”

    “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

    “还有没有人知道更多的细节?”

    听到蜀王的询问,剩下之人? 先是心里一紧。

    然后马上说道:“没有,没有。”

    “殿下,俺们知道的,感概张成已经全部都说出来的。”

    “对,对,俺们知道的,和他说的一样。”

    “剩下的事情,俺们也都不知情了。”

    听到这里,李愔不由说道:“嗯,既然你们都不知情,哪留着你们还有何用?”

    “左右都是要砍头,关押起来,还要浪费粮食。”

    “来人,将剩下之人,统统都砍了!”

    李愔的话,顿时将剩下之人,再次吓尿了。

    额,刚才已经被吓尿过一次了,裤裆里还骚哄哄湿漉漉的。

    蜀王,真的是杀坯啊,说杀就杀啊?

    这些人,已经有经验了。

    蜀王还真的是说杀就杀。

    刚才有个人因为被吓的说不出话来,直接就被杀了。

    现在,他们哪里还敢墨迹?

    “殿下,殿下,小人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小人这里还有一个情报。”

    “小人知道毒盐是谁提供的!别杀我,别杀我!”

    “小人也知道一个情况,小人这就说,这就说。”

    被李愔一吓,剩下的所有人,马上争先恐后的开始举报揭发。

    李愔冷哼一声说道:“噢,刚才你们不是都不知情吗?这么快就想起来了?”

    “哼!贱人就是矫情!”

    “本王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

    “如果你们所说,对案件有用的话,本王会考虑饶你们一命。”

    “如果没用的话,哪就去死好了。”

    “来人,给他们录口供。”

    “是,殿下。”

    接下来,李愔就懒得继续审案了。

    而剩下之人,吐露的很干净。

    恨不得将自己尿床调戏妇女的事情,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没人敢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因此,他们吐露的也十分干净。

    而随着他们的吐露,此地县衙所做的许多贪赃枉法的事情,也随之浮出水面。

    这让李愔的脸色越发的阴沉起来。

    这还是贞观时期的大唐啊!

    地方官府,就已经如此**。

    真的是让人触目惊心!

    接下来,李愔命人将现场所有人都关押起来。

    然后他带领护卫队,连夜联系地方府兵。

    这一次,他带来了五百护卫队。

    护卫队的战斗力极强。

    但是,人手还是太少了一些。

    虽然地方府兵,不一定可靠。

    或者说,一定不可靠。

    但是好歹,还是勉强可以用的。

    现在他人手严重不够,也不得不用。

    很快,来到府兵驻扎地。

    恰好此时是农闲时节,府兵都在一起训练。

    李愔直接接管了府兵。

    然后将府兵的头领,暂时免职。

    将府兵打散,全部安插进护卫队之中。

    所有府兵,全部听从护卫队行事。

    如果胆敢有泄密或者是偏袒之人,一律格杀勿论。

    这样一来,护卫队的力量,就足够了。。

    接下来,由这些当地的府兵带领,直接开启了大抓捕活动。

    一时间,整座县城,都乱做一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