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无限 > 带狗探案组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故人,旧事(三)

    先解决这小的,看上去不顺眼。

    想罢,洞妖在灵子盾的保护下小幅度跃闪至红影身前,出拳一钻一劈。

    红衣少年脑袋被刺开一个砂锅大的漏洞,身体被割成两截,只是瞬间又收拢愈合,几乎没造成有效伤害。

    哼!红影摇头蔑笑,还真是高估你了,也好,等耗死一本,再好好炮制你。

    “不对不对,你这光有招式没得心法,应该这样!金灵生水,水灵克火,再来!这下用崩拳。”

    吴霓传来一段信息,同时催动灵气转化,洞妖双拳被暗黑色缠绕,依言而行,双拳齐出,呼~

    红衣少年心中一惊,腾出一掌相迎,然,手掌连同手臂轰然爆开,灵子往断臂处修补增殖,他的身影赫然也小了一圈。

    面露古怪地看了洞妖一眼,红影远遁离开洞妖,洞妖自然不肯就此放过,欺身缠打。

    红影双拳难敌四手,渐渐招架不住,一本却在此时收招,双手枕着脑袋靠在吴霓身上当起了看客,好小子,方才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你这横插一手,又得重新来过,老朽倒要好好瞧瞧你有几分本事,嘶…一本抓了抓杂乱的脸毛,对了,这小子到底怎么回来的?

    “我里外前后纵横跳,上下左右勾摆拳!你完蛋了!tony!”洞妖追着红影狂风骤雨般地攻击,打出节奏,打出风采!

    “这小子不对劲,绝对有问题!”哪怕是奇才,也无法在战斗中提升到这种程度,红影手掐剑诀,虚空疾点,朝洞妖周身大穴射出七道细芒。

    洞妖横拳格挡不及,腰下被咬入四根细线。

    “哼,归我了!”红影轻喝一声,洞妖自身的白色灵子迅速朝红影流去,转眼被同化小半。

    什么玩意?洞妖想斩断灵子线,却发现在体内的一半和自己化为一体,找不见踪迹。

    “红老贼,对付小辈也来这针线活,能不能用点新鲜的?”一本脑毛炸起,像顶着个爆炸头,飞身到战圈中,脑毛搭在灵子线上,牵了过去,“我也来会会这小友!”

    洞妖顿时也吃不准这青影是敌是友,心念一动,背后又长出两条手来,以一敌二,木大木大木大~

    “老吴,我这三五长拳使得怎么样?”洞妖这边和二影打成一团,还不忘和吴霓讲白搭,“还有这五行生克的原理是什么?这根本就是颜色看上去不同吧,哪来的金木水火土?”

    “设定就是这样!非要刨根问底,回答个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先!”吴霓这个观战的比洞妖这个实战的还心焦,“抱虎归山,泰山压顶!”

    “说点能听懂的!”洞妖见红影退掠而去,似是又要作妖,连忙旋转自身甩起四条手臂,竹蜻蜓般半攻半防地朝他贴过去。

    三五长拳,三指的是打击对象,对应天、地、人,五指的是基本出拳方式,劈、崩、钻、抱、横,分别结合五行之力,分、灭、溶、融、生。

    招式昨天吴霓已经用蓝牙分享给他了,不提斩妖除魔,用来强身健体也是极好的,心法嘛,因为今天失忆,所以也就边打边教,说了个七七八八。

    越是基础的东西越是会频繁应用,三五长拳很简单,但经过排列组合,能衍生出很多高阶招式,就像后仰跳投这个动作,拆解开来就是一靠、一转、一跳、一投。

    吴霓也是被洞妖极其生硬的不连贯招式给辣到了眼,噼里啪啦地指挥不停,而洞妖也是没见过吴霓出手时的雄姿,手忙脚乱但就是不听,于是二人就仗着灵气储备实在充足,就这样技能乱甩硬生生打出了优势。

    青、红二影逐渐缩水薄弱,洞妖大嘴一张“爽!我要恰人!”将二影抱住一团就要下口。

    按说即使被打散后也会在顷刻之间重新凝聚,望着洞妖能吞下一个小孩的大口,二影却生出一种极其不妙的感觉,真的会被吃!

    “且慢!”

    “且慢!”

    “敢问兄弟何方神圣?!”

    “敢问兄弟尊姓大名?!”

    理你们个鬼!我吃!

    “汪啊啊!”

    狗子的凄惨的嚎叫声终于让洞妖停下嘴来,而红影也诚意地解下一条红鱼绳索游入自身体内。

    “呵…这不妥吧!”洞妖打眼望了望另一条红鱼绳索,一左一右搭着二影的肩膀。

    “咳咳,妥~”另一条红鱼也被红影收了回来,“在下鱼衿,字红衣,亳城人,未请教?”

    额…于禁?愿世代为郭家效力的那位?不像啊…兴许这辈子也就这一面之缘,明儿个我就回学校了,有什么好聊的,洞妖也实在懒得认识什么新朋友,张张嘴嫖一句浮萍漂泊本无根,天涯游子君莫问,又觉得嫖多了不太好,于是没搭话,松开二影,就想接着商量让他俩赶紧离开。

    “老朽一本,无名无姓无所依…非金非石…”

    “嗐!我钟同一,江南人,就是路过,两位行个方便,我这几个朋友…”洞妖回到自己身边,摊开手示意了一下周围躺的七倒八歪斜的一行人,而后想顺手往嘴里塞点啥零食,捞了一个空后,只能咂巴咂巴嘴作罢。

    “钟…同一…江南…”鱼红衣似是勾起了一些回忆,难不成是钟离县…

    “好说,这些人都可以安然离开,还有藏在你身后的那个青成山的小子,他那离散的魂魄我也可以重新规整好…”鱼红衣此时哪还能没发现洞妖身上的蹊跷,他重新将身形拉扯回正常大小,背对着洞妖接着说道“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喂!你别赖,啊!想再比划比划?”洞妖假模假样地撸起袖子,实际上刚刚这一松气,他是真的感觉有点疲累。

    “呵…钟老八的后人…还是没长进啊…”鱼红衣愈发骚包地仰头长叹…

    洞妖嘴角抽抽,忽悠…接着忽悠…

    见洞妖还能按耐得住,鱼红衣又兜出一点东西来“按了个不当而为之的罪名,就这么掉了脑袋,在京城你是独一家…”

    “住嘴,我不敢兴趣,谢谢!”洞妖发现又有故事要听,赶紧打住,现代人,最不缺的就是这样那样的故事,我自己的人生还没完没了呢,你还和我提陈芝麻烂谷子的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