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长夏江村事

第1059章 快快长大吧(九)

    或许是因为从哪里听到过什么,比如蛋糕很贵之类的,两人不可置信之余,都有些惊吓地摆手,还躲了两步,不肯收。五五小说

    只是难得剩这么多的蛋糕,冯时夏平日没法特意给屠户小哥他们留,这回,自然不愿意再全部带回去。

    这么些全给小哥,小哥绝对不会要。

    盘算了下能送的人,跑腿小哥和赶车小哥都没见到,“二流子”下午也没再来,这次就略过了,她将剩的蛋糕大概分成了五份。

    胖大姐这边肯定是有一份的。

    两个大的自己不收,还劝已经接了糕的三个小的还回去。

    可小姑娘油纸都已经扒开了,鼻端隐约的香甜味道让她实在难以割舍。

    小孩略思索了几秒,最后一扭身,并不肯。

    另外两小的见妹妹没有还,便也犹犹豫豫的不太乐意。

    冯时夏不是每回都有零食给他们的,蛋糕更是头回,因此不容拒绝地将纸包塞到因为难着急而面色有些涨红的两个大的怀里,抓了他们的手抱好。

    要带回去的箩筐先送到小哥那边了,她推着独轮车慢慢往街后去,俩小家伙一人把着一边跟镖师似的亦步亦趋跟着。55中文

    刚开始她一点都推不好独轮车,掌握不了平衡,还不如四小孩推得稳当。

    要不是把手前头有两个撑腿,早翻车不知多少回了。

    如今锻炼了几回,小心着慢慢来勉强能推着上路了。

    谁能知道不到两月的时间,她就完成了自己各样驾车本领的培训呢?

    现在就差骑马这项了。

    不过,按这里的牲畜价格,马应该不是一般的贵,县城还没得卖,想骑估计都没有可能了。

    牛、骡子或驴倒还有机会试试。

    路上遇到两个因为还守着卖红果子而没收摊回家的摊主,她挑着能收的都收了。

    对方都脸色涨红,激动得不行。

    冯时夏在想自己脸上是不是贴了金子,怎么这么多人一见着自己就不平静呢?

    付钱的时候,小家伙拉拉她:“夏夏,那个伯伯一直在看你。”

    她循着小家伙指的方向看去,是上回没强买强卖成功的那个男人。

    对方看过来的眼神有些灼热、蠢动,又有些不甘,这回他也带了红果子来,看样子又没卖出去多少。55中文

    哼,真当她冯时夏是没脾气的吗?

    我能买这条街所有人的,就是不想买你的。

    她推着独轮车翩然地经过了对方的摊前,还刻意用无辜的眼神跟对方对视了几秒,直把对方眼里的那股子不甘彻底压了下去,令对方慌乱到低头不敢再直视她。

    而她接着就像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一样,如背景板似的将对方略过。

    胖大姐果然嗔怪自己太宠孩子了,顺手还拍了自家手软的小子几下,四个孩子嗷嗷怪叫着就滑溜地四散躲开了,把冯时夏看得直乐。

    他们心里大概都知道胖大姐其实就是做做样子,便也配合着给大家添笑料。

    “要是这几个能有阿元和豆子这般乖就好了,每天吵吵得我都头疼,一天不打就皮得上天。”

    苏阮最后一瞪眼,让院子里上窜下跳、吵嚷不休的四个孩子都安静后,揉着太阳穴跟冯时夏抱怨。

    冯时夏觉得小学阶段的男孩子本来就是探索欲旺盛,极为好动的年纪,又因着对许多道理和这个世界的认知还懵懵懂懂的,确实很容易闯祸。

    而家长一方面要应付孩子带来的大小不断的麻烦,跟在后头收拾各种烂摊子,另一方面担心孩子因为太好动而发生什么意外,想身心不疲惫都难。

    但这是孩子成长的必经之路,别看她身边这俩小家伙现在乖乖巧巧的,其实一放开的时候照样很疯。

    等再过两三年,估计就跟胖大姐家的几个差不多了。

    不过,男孩子好动不是坏事,只要明确告知他们是非准则和玩闹的底线,顺其自然让他们发泄发力比起时时禁锢着他们安静地端坐在桌前更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

    谁心里还不曾有过环游世界、畅游宇宙的梦想呢?

    可能这个时代的孩子还不到理解“世界”和“宇宙”这两个词的概念,但在他们心里,想要冒险和主宰的**却并无什么不同。

    像“学委”和小黑仔,他们之前也是见天的上山下河,就没有个歇的时候。

    后来自己弄了跳绳、风筝和毽子,不但可着劲让他们玩,自己还时常参与进去陪他们玩,结果,他们爬树玩水的想法就没那么频繁和强烈了。

    再配合着后来的写字、画画、唱歌、下棋等一系列锻炼专注力和耐性的活动,他们慢慢也能在屋子里坐上小半天了。

    而当他们在户外活动时,只要有时间有机会,她就算不参与他们的具体活动,也会陪在附近,随时关注他们的动向。

    自然而然,闹出大麻烦或者出现意外的风险就降低了。

    总之,她的态度是充分尊重孩子们这个阶段的好动天性,适当把控他们的玩闹限度,理智引导他们释放能量。

    处于儿童和青少年阶段的孩子最易展露某些方面的天分和潜力,家长更应该把握这个黄金时期多观察,精准发掘和培养孩子这些方面的独特能力。

    不过,嫌自家孩子闹腾,觉得别人家的怎么怎么可心这些都只是家长们之间的一种客气说法,常用的交际手段罢了。

    她可不觉得胖大姐真厌烦自家的孩子,何况这几个孩子正经办事的时候可一点不含糊。

    何况她脑子里的想法跟胖大姐阐述不了,只能微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对对方这一结论的无奈。

    屠户小哥那里,她分配好后只留了不到半个的量,小哥还是嫌多。

    她是按往常一样连“高中生”的份都算上的,这回特意留,就多算了曾给他们做过一顿饭的“高中生”母亲的份。

    “阿诚哥哥,不多呢,你还要分给子秋哥哥吃,还要给二壮吃,还有给大黄吃啊。”于元认真地一个个给掰着手指数。

    “就是,阿诚哥哥,你怎么都不带二壮来了啊?我和阿元还答应要教他卖东西的呢。”小豆子同样遗憾得很,尤其自己的新衣裳还没让对方看过呢。

    长夏江村事  .zjsw67234/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