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轮回剑谱

正文 第60章 吃药了

    .39shubao.,

    候青柔倒地霎那,南宫云慕仰天长啸,他似乎有些失控了,太清丹正刺激着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凶猛药效使他身体在快速膨胀,浑身上下充斥着可怕的力量。他眼睁睁看着候青柔躺在地上,那双绝望的眼睛仿佛凝视着自己,而他已经感受不到她的气息。

    “青柔……”

    南宫云慕暴怒瞬间,剑尊强者威压,正对着所有人无情压迫。特别是已经进境的人,更是明显感受到强大压力。南宫庭院的人马此刻已所剩无几,逃的逃,有些被黑蒙会的人抓住,甚至有的人直接弃器投降,局面一时反转,让黑龙等人始料未及。

    万少洪和黑龙四目相对,会意之后两人同时向南宫云慕奔去。万少洪作为天苑为数不多剑尊之一,施展出来的剑阵一样强大可怕。今日算是打破天苑的规矩,这也是被逼无奈。他浑身被蓝色光晕包围,夜幕下妖异无比,跃起之时外院飞沙走石,狂风呼啸。

    黑龙虽然不弱,搁在刚才能和南宫云慕杠上一段时间,可现在的南宫云慕服下太清丹后,实力明显大涨,此刻还在不断飙升,竟然有欲突破剑尊的势头。如果真让他突破剑尊,迈步剑宗,今日在场的人一个都活不了。这是万少洪和黑龙最担心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果断出手,一定要阻止南宫云慕继续突破。

    “黑龙,要下死手!”万少洪在奔袭过去时提醒道,面对强大的南宫云慕,他们必须使出全部力量,否则很难抵挡得住。

    南宫云慕双臂在前方张开,就那样随意凭空凝结滔天剑气,好比沧海巨浪,有吞噬周围一切之势。

    “万少洪,你终究还是憋不住了,垂涎天苑多年,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吧?”南宫云慕沙哑的声音音悠悠传出,在说话的同时并未闲着,下一刻鬼魅般出现在万少洪面前。

    他沧海一怒宛如大海惊涛海浪,秘密麻麻的剑气随身涌动。如流光般的剑气在他周围形成一个巨大屏障,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南宫云慕这一招,比南宫齐齐使出来的沧海一怒,要强上数倍。

    万少洪右手长剑对着沧海一怒的力量圈斩去,无形力量顿时荡开。黑龙被阻隔在两丈外无法前进,他虽是真剑客,和穆萧一样随时突破入剑尊。可这时候在两位剑尊的战斗圈外,他依然无法向前一步。

    万少洪看见此状也相当无奈,毕竟境界的跨度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逾越的。他朝着黑龙大吼:“快,把他们带走。”

    黑龙无法靠近南宫云慕,根本帮不上忙,此时能做的就是把穆萧和穆天天带离力量圈,否则两人战斗余波将会危及他们。黑龙闻言身形一变轨迹,向一侧掠去,抱起穆萧往外面逃遁。穆天天虽然受伤,但最起码还能一瘸一拐地跟上去。再说黑龙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法顾及他,穆萧现在中毒情况未明,必须先救他再说。

    万少洪剑阵和沧海一怒,两股力量纠缠在一起,两人之间的距离也不过一仗之内。纵然天色已暗,两人身上折射出来的光芒足以照亮整个外院。

    数百人在十余丈外,惊恐看着流光溢彩的战斗之地。黑龙将穆萧放下,想用真气逼出他的身上的毒,这时一只手拉住了他。

    黑龙回头一看,见来人正是南宫庭院的游管家,顿时拂袖一跃,对着他数枚飞刀爆射而出。游鸿动作不慢,往后仰躺,随即脚跟蹬地往一侧退开。

    “他中的是裘宁忠剧毒,无解!你输真气只会加剧扩散而死!”游鸿推开之后连忙喊道,生怕黑龙再来一手,自己可就没那么幸运躲过了。

    黑龙停手,却毫不放松警惕道:“你是南宫庭院管家,我怎么能信你?”

    黑龙说话间做出再次攻击的姿态,周围黑蒙会的人一下子包围上来,游鸿惊慌失措:“我是管家没错,可看看这阵势,过了今晚,天苑还有南宫庭院吗?我游鸿只求能够离开这里 ,南宫云慕服下太清丹,注定要自取灭亡。”

    游鸿作为南宫庭院管家,操大半辈子的心, 到最后连几个亲信都保不住,候青柔下令杀掉杨顶等人时,他对南宫庭院的信心已没落。

    “哈哈......”黑龙发出一阵冷笑道:“连你游管家都要反水,他南宫云慕也算是众叛亲离了。”

    尽管如此,这也不代表黑龙就这样相信他的一面之词,他刚要说话,古管家人马匆匆往这边赶来。古管家看到游鸿愣愣看着黑龙,他有些莫名其妙,迟疑一下问道:“游兄,这是为何呀?南宫庭院已经败了,你还要无畏反抗吗?”

    古管家的话语冷冰中带着嘲讽,自己也是一个管家,但敢说他没游鸿这般受气。

    “古老弟,当初你我各为其主,明里暗里没少斗。时至今日,我游鸿只想有个安稳晚年,希望你们能高抬贵手,放我走!”游鸿话中满满诚恳。

    古管家哑然,这老家伙曾经也是铮铮汉子,今日竟然在关键时刻背叛其主,这波操作确实让他意外。走近一步看着他道:“你可以走,但是要等这一战结束以后!”

    既然古管家这么说,黑龙也没有插嘴。毕竟今晚过后,天苑就是万家的,古老头还不是天苑一方人物?

    “那就多谢古老弟了,待我离开之时,必定厚礼相谢!”游鸿颜色变得安静下来。

    几人说话的这会时间,万少洪和南宫云慕一直交缠着,两人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依旧强大无匹。所有人都凝视着那个方向,古管家神色凝重,他刚才在城南收拾其他地方的南宫侍卫,来到这里就看到万少洪和南宫云慕干在一起,此时望去,万少洪近前的力量屏障明显在慢慢消散,剑阵开始摇摇欲坠,剑气变得异常凌乱。

    反观南宫云慕,沧海一怒的剑气依旧强横不已,处处在压制着万少洪的剑阵,再这样下去,万少洪非败不可。古管家焦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云慕小贼怎么那么强?印象中他只不过伪剑尊。”

    “吃药了!”黑龙回道,此时他一样担心不已,毕竟要是万少洪败了,那今日这里的人没一个活着离开。

    轰隆隆!忽然两人所在的位置,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对面南宫庭院的院墙忽然倒塌。与此同时,万少洪剑阵一瞬之间消散了,而南宫云慕的沧海一怒却越来越强横,正对万少洪凌厉斩下。密密麻麻的剑气,宛如一把把实实在在的利剑,对着万少洪绞杀,后者根本躲避不及。

    身体忽然传来的剧痛让万少洪发出惊叫,在沧海一怒包围之下,透过缝隙借着微光,南宫云慕正对着他邪笑:“万少洪,天苑还不是你的,哈哈哈,去死吧!”

    哗啦啦......沧海一怒力量圈内剑气横秋,发出怪异的声音。南宫云慕再次跃升,在万少洪上方,双手操控沧海一怒。血红的双眼变得可怕至极,更让人恐惧的是,沧海一怒竟然比方才更加霸道。就算在十余丈外的古管家和黑龙,也不由自主后退。他们只有真剑客境界,此刻只能干瞪眼,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老爷!”

    “万叔!”

    他们对着淹没在沧海一怒中的万少洪大呼。

    生死关头,一道金色光芒忽然闪过,向着万少洪所在的方向掠去!古管家和黑龙惊愕看着身旁,原本被黑龙放在地方的穆箫竟然不见了。再看向那一道金光,穆萧已经出现在万少洪身边。

    “穆萧?!”

    黑龙惊呼,他不是中毒了吗?怎么可能还能起来?他忽然想起来,陶江曾经说过,他是百毒不侵的,只是刚才慌乱之下,竟然把这事给忘了。但就算如此,他也不过是剑客境界,毕竟南宫云慕和当初的候正丰不同。到现在黑龙还怀疑穆萧杀死候正丰是个意外,更不相信他能打败南宫云慕!

    尽管所有人都被那一道金色的光芒所震撼,但他们依旧觉得,南宫云慕此时已经是无敌存在,不少人心里开始有退缩的念头,只是现在没有接到命令不敢逃走,否则早就逃得远远的!

    众人咋想,穆萧并不知道,他此刻冲入沧海一怒的力量圈中,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方才中毒是真的,只是体内毒素已经被他的血液吸收掉。醒来之时已经看到万少洪处于命悬一线的劣势,由不得多想,脑海中闪过孤独老头的结界口诀,好在这一次没有太多花俏,就这样轻松施展出来。

    太苍真气大爆发,穆萧抓住万少洪双臂,两人周围忽然形成一个结界屏障,沧海一怒狠狠地砸在结界外面,顿时消散。剧烈震动让结界内的穆箫一阵吃疼,强横无匹的余波以穆箫和万少洪为中心向四周炸开。烟尘滚滚当中,候青柔和南宫齐齐以及其他已经死去的人,尸体在余波狂风中凌乱翻腾。

    等力量散尽之时,穆箫金色的光芒也随之消逝,整个外院恢复夜色。借着微弱的灯光可见,南宫云慕手捂着胸口,在穆萧和万少洪一丈之外不停咳血,可见他也被余波给震到了,重点是这个时候,太清丹也似乎在开始反噬。

    “老爷!”赶到身边的古管家,从穆萧手中扶过万少洪。

    万少洪虽然受伤,但似乎也没有无法走动的地步,对古管家摆手道:“无碍”

    “你,你竟然能凝出结界......不,不可能!”

    南宫云慕不可置信低吼,嘴里还吐着血块,就在这时,他的身体正发生巨大变化,脸上的皮肤开始出现皱纹,接着手脚在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比如你即将下地狱。”穆萧面无表情,忍着浑身酸痛冷道。

    太清丹真正的反噬终究还是来了,南宫云慕惊恐的看着自己身上枯老皮肤,他惊恐不已。

    “不,不,......“

    终于在惊天的哀嚎中,南宫云慕一代美男,变成一个皮包骨的老头倒在地上,慢慢没有了挣扎,在最后竟没能体面去。

    而一处街头,易秋正冷眼观望这一切。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