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第1272章 问心

    .,最快更新重生星际之凤九娘最新章节!

    凤殊看着眼前灰不溜秋的鸿蒙,满头雾水。五五中文

    “它怎么变成这样?头顶和尾巴金光灿灿的毛发哪去了?”

    梦梦翻了一个白眼,“我怎么知道?它对于我来说也是个未知物种,严格来说现在也还是幼生阶段,我没有见过它的成年体。”

    “那你叫我进来干什么?”

    “我一直呆在这里守着,没空帮你带孩子。

    虽然小绿也可以照看他们,吃喝拉撒睡都没问题,但你总要出现抱一抱吧?别看在现实中才几个月大小,但他们在小世界里孕育出生,精神力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会发生异变,对于父母的陪伴需要说不定会远超普通孩子。反正你和君临多进来陪陪他们总没错。”

    凤殊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梁。

    她好像真的不是太合格的母亲。对凤圣哲是这样,对双生子也是这样。哪怕理智明白应该多一点关心他们,陪伴他们,但现实是她总是做不到。

    “鸿蒙现在是在进阶的,我会一直守着。如果外面没有大事发生,一定需要我出现,你就不要喊我出去。

    既然凤山凤小七和萧崇舒都知道小世界的存在,你干脆就叫君临进来带孩子。

    凤小七要是愿意进来静养,也叫她进来。我看她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心里有点慌,所以才会因为你一句话就又心惊肉跳的,失去了之前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这不好,让她来安静安静。”

    凤殊却摇了摇头,“不行。之前我其实已经和君临私底下商量过了,他的意思是最好不要这样做。混乱星域和联邦帝国不同,尤其目前这种情况来看,高等级虫族搞不好已经潜伏在各个星球,还是小心一些更好。

    七姐之前没有吃过这种亏,现在才会有些懵,等她回过神来,她很快就会恢复从容淡定的。”

    “你都进来了,要是虫族真的实力有这么强,肯定或多或少都会发现你的气息和别人不同。”

    “有你和小绿帮忙遮掩,凤山也贴身防护,要怎么样的实力才会发现我的异常?”

    “和我之前巅峰时期差不多的实力就足够了。”

    凤殊摇了摇头,“我相信你们的实力,只要我自己足够谨慎,绝大部分生物都不会发现我气息有异。免费小说

    “你还真的别小看了各族的智慧。人类中有强者,兽族中也有强者,虫族自然也一样。啊,还有,植物界大能其实更容易察觉到气息的细微不同。”

    “所以我对你们有信心啊。你看,人类强者,兽族强者,植物界大能,我身边都有。如果你们都不能保证我不被发现异常,我走哪里都要担心自己的安全吧?别说小世界的问题,这具身体异香的问题也是个烦。”

    她不说还好,梦梦都要忘记了。

    “你要不要打针?你们人类雌性不是每个月都会流血吗?既然都认为混乱星域有问题,打针推迟更好。”

    凤殊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操作,“出去之后我问问君临。”

    “你对他有依赖心啊,凤殊。”

    “这问题我也可以问其他人。”

    “但你第一时间还是提起君临。”

    “七姐还在静养,凤山和萧崇舒我也不算很熟,首先想起君临不是很正常?”

    “你怎么都有道理。”

    “那是因为道理在我这边。”

    梦梦闻言翻了一个白眼。原本因为鸿蒙进阶所带来的的烦躁不安消除了不少。

    “你担心鸿蒙?”

    “它这一次是进阶,是直接突破到下一层次,容易出现危险。如果出现虫族,你也上前去,让凤山他们处理。如果你出现问题,有可能会导致小世界也出现动荡,进而导致蒙蒙进阶失败。”

    “它毛发都变色了,难道不是结束了?”

    “没有。只是过程当中的变化。”

    “我感觉它气息很平和,应该不成问题。”

    “的确不成问题。只要外部不成问题,基本就不会有问题。我会一直守着,直到成功为止。你可别在掉链子。”

    梦梦恨不放心,再次强调。

    “我知道了。55zw小说出去之后先打针,以后虫|卵问题都让小火包了,也尽量不让凤山他们动手。假如君临愿意进来,我就让他进来陪着两个孩子。如果他认为不合适,还是麻烦小绿和阿镇它们帮忙看着。”

    “你和它们说去,我让它们都不要过来打扰。”

    “我打算让小绿给我一些绿髓。各家分一分。如果帝国的情况真的没有出错,很有可能真的是绿髓起到了预防蛊|毒的作用。”

    梦梦自然不乐意绿髓这种好东西被大方地分出去,但如果真的对蛊毒有预防作用,它也清楚还是分出去会起到更好的作用。

    “你知道他们都用了多少,才能够起到效果?”

    “每人三滴的量。稀释后是三个月的饮用水,以及食物。”

    “那倒是不多。可以。但只能够给信得过的家族,给核心成员就好。别见人就分,财不外露的道理你应该明白才对。让人知道了这个好东西,你分分钟会被人分|尸。”

    梦梦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担心。

    “我没这么傻。”

    “你没这么傻?你简直傻破天际了。心软到连虫族都怜悯的家伙,我都想要揍你一顿,看一看你的脑袋里是不是真的装了虫粪。”

    “我这样想真的很奇怪?”

    凤殊感到自己像是个傻蛋,被人骂了一次,还得被非人类骂一次。万一这种想法泄露出去,搞不好真的会被人类见一次骂一次,又被非人类见一次骂一次,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喊杀的倒霉蛋。

    “不是一般的奇怪。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会认为你是不是被虫族寄生了,或者本来就有投敌意向。”

    “凤山却没有大惊小怪,反而像是很开心我会有这样的想法,尽管他并不认同,然而他得知我像问心老祖一样,有着一样的观点,他好像觉得自己没有跟错人。”

    “凤问心?”

    “他老人家应该比你年纪要大吧?你不是凤初一孵化出来的?”

    “谁说我是凤初一孵化的?你傻不傻?我只是刚好被他给契约了,他是人类,怎么可能把我孵化出来?”

    “问心老祖是怎么样的人?”

    “奇人。对凤初一特别特别好,好到有种假如凤初一先自己而死的话,他也会跟着一起去死,假如凤初一叛离凤家,他也绝对不会活下去。

    反正很奇怪就对了,他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就是奇怪地让凤初一知道这一点,他凤问心好像后半辈子都是为了凤初一而活,不是为了凤家而活,是为了凤初一而活。”

    关九不是太明白他们为什么笑成了一朵花,那热情的模样不单只让她有些接受不来,就是洪大柱等人也都是束手束脚得很,丁春花倒是话多得很,只是说着说着总会说到另外两个女儿上头,说她们是如何如何的乖巧懂事,读书工作也都很不错之类。

    最后还是一起作陪的洪卫国时不时地接过话茬,才让气氛没有那么尴尬。

    当然,以前因为她打猎厉害的缘故,她也挺出名的,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因为成绩好而更加出名了而已。

    关九并不在意这些,她放假了也没空,洪大柱夫妇俩一如洪怡静记忆中的那般前后病倒了,幸运的是这一次因为关九特别注意的缘故,两人病得都不如上一回严重,加上及时送院了,所以在药费到位的情况下,前后住院了将近一个月,两人便都痊愈了。

    只不过,哪怕用的大多数都是她的奖学金以及打猎赚来的钱,丁春花依旧是拉长了脸,十分的不高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总是对关九呼来喝去不说,对洪爱国也是没个好脸色。

    因为也用了家里的钱,而且在此前陪床时丁春花也还算尽心,所以洪爱国自觉在她面前没有底气,便也由着她骂,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话语,他便都忍了。

    只是让洪爱国没有想到的是,丁春花会再一次提出来让小女儿辍学,原因是洪小星已经考虑好了要专升本,家里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再供应另外的一个孩子读书了。

    为了让洪爱国答应,丁春花还列举了同村里许多早早辍学去打工的女孩子,赚钱几年后家里就轻松不少,有些姑娘因为年轻,出去没几年就找到了有钱的好人家嫁了,有些甚至还帮着家里建了新楼房。

    “我也不求大富大贵,她出去之后能够多少帮补一下家用就好,就算一开始没钱寄回来也无所谓,只要她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了,那我们家里也能轻松一些了。眼看着小星再读个专升本就能出来工作了,我们做父母的也不能在这个关键点上掉链子吧?

    家里实在是不够钱,小静就别去读了,她读书厉害,出去打工也不会吃亏的。”

    “不行,小静成绩那么好,不去读书可惜了。她的学费不用你管,至于小星,她想继续读也可以,以后学费不够你自己去借钱。”

    自从被打了一次之后,丁春花这几年虽然还是往死里扒钱,但到底要收敛不少,最起码在明面上,都还算给洪爱国面子,所以关九不管是学费问题还是回到家中,母女俩也都没有太大的冲突。

    只是这样和平的局面,却因为家中两老的住院而在一次打破了平静,又因为孩子学费问题而再一次变得支离破碎。

    洪小星回来了也没有跟他商量着要继续专升本,反而是怂恿着丁春花再一次釜底抽薪,把家里这几年好不容易存起来的钱都先拿走了,连个最起码的招呼都没有跟洪爱国打。

    关九没有想到会再一次遭遇没有钱交学费的情况,这一次她没有去打猎,也没有按照丁春花所盼望的那样立刻出去打工,而是知道情况后出去了几趟,回来后便依然不吵不闹地呆在家里,该农忙的时候农忙,该做家务活的时候做家务活,只不过空闲时间却更多的跑到洪大柱夫妇那边的屋子里去,就连晚上都在那头睡了。

    假期即将结束时,她才接连数日到山上去猎,卖了钱后交给了洪大柱,然后便像初中开学时那般去了镇上中学。

    因为家里的变化,她之前特意到学校找了校长,表示自己不去县一中读书,希望可以在镇中学高中部免费就读。

    校长自然希望她能够留下来,后来一番运作,她便顺利留在了本校。

    之所以不担心钱的问题,也是因为高中三年学费都全免的话,那生活费肯定是够的,关九暂时也就不用担心了。

    丁春花想要一哭二闹赶小女儿去打工,可是刚开始折腾,洪爱国立刻黑着脸拿了自己的衣服到另外的房间住,饭也跟父母吃,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冷战模式。

    一家之主都强烈表态支持关九继续就读,又不用家里缴付学费,丁春花虽然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为了挽回丈夫的心,在洪小星走了之后,没人撺掇着闹腾,她很快便再一次的向洪爱国服了软。

    期间洪月亮也回了几趟家,最后一次还破天荒的买了两条裙子给关九,表示这是开学礼。

    丁春花见没有二女儿的份,很是不高兴,但是她又舍不得骂大女儿,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通,便说反正旧衣服还多,两条新裙子还是寄给洪小星穿为好。

    关九因为锻炼的多,又总是上山打猎不缺肉食,家里粮食管饱,这几年胃口奇好,个头也猛往上蹿,如今虽然只有十五岁,却已经快一米六五高了,洪小星虽然年长她几岁,却还比她矮了一点,目前姐妹俩身量差不多,衣服也可以穿同一个码数的。

    洪月亮却直接把新裙子塞到了关九背包里,勾肩搭背地送了她出门搭车去镇上,回头就跟自己母亲吵了一架,当天下午就气呼呼地坐车回了县城。

    于是乎,等关九军训完回家来,才知道因为她的缘故,丁春花与洪月亮吵架了,起因就是她收下了那两条堪称为导火索的新裙子。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