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惑国之妖后

正文 第712章

    :[]

    http://.bequgexs./

    </p>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书海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最后,穆连城眯眼瞧着已经完成的画作,却是在许久静默之后,忽地将那幅堪称一流的画作抓起,随着他一下下的动作,被撕成了碎片,最后一股脑的全被塞进了房间里的香炉之中。很快,香炉中便飘出了一股焚烧纸质后的味道。

    这幅画不配她的。

    他想着。

    穆连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忽然想画出这个他曾见过的场景,又是怎么会忽然觉得,自己画的她,假的终归是假的,一点都不像他的。

    也是,怎么可能像她呢。

    到现在他还记得,当日,丞相府的南宫小姐忽地找来,说是想要太子帮忙寻找一个人。太子问,是谁不见了吗?他听见了南宫小姐回答,是蒋家的五小姐,那个穿着一身艳丽红衣的姑娘,一时不察,蒋五小姐很少进宫,怕是迷了路吧?幽静的绿林小道的尽头处,看着那个甚至是纤细的身影,他却一阵恍惚,觉得那道背影,莫名坚毅的让人心疼。

    是的,在那一瞬间,穆连城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微微刺痛了下。鞋面绣着白鹤祥云的蜀锦千底靴踩在枯黄的园草上,一步步,伴着细细碎碎的声响。

    转过一条蜿蜒的长廊,来到一处房间外停下,顿了顿,下一刻便推开了房门,在透过大开的房门流照进来的皎洁月光,施施然走进了内间。而对于蒋玉来说,此时此刻,蒋若素便是她眼中的戏,还是任由地观看着。

    虽然完全都不像是如对面的人唱念俱佳,可是蒋玉却是觉得简直完美。

    穆连城说完了这句话后直接是阴沉着脸,沉默不语。

    蒋玉看着这个时候的蒋若素分明是满腹的埋怨和气愤,却还是身前紧紧地攥着手中的一如既往的绣着精致的玉兰花的丝缎帕子。

    她对于眼前的所发生的事情一时还有一些反应不过来,再者,还有穆连城的话一时着实是小小的却是实在的刺激到了蒋若素的一直都被穆连城娇惯地都有了一些娇纵的心。

    穆连城又怎么可能会仅仅是为了她而如此。她问,“皇上,臣妾记得,似乎前几日你还曾特意吩咐过臣妾。让臣妾去库中挑选一些最好是木制的上了年份的宝物充当礼品。

    最后那些东西全部都被送去了坤宁宫中当做是慰问了。

    一直黑沉着脸,紧紧皱着一双剑眉的穆连城:“……”

    宫人侍者都被最开始时候,穆连城一挥袖全部都挥退了。

    这个时候,石路蜿蜒着的花园,只能远远地模糊地瞧着零星有几个穿着淡绿的宫女服饰的人在对面的一处游廊下,正在低垂着头,手上还各自端着一个托盘地一齐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那是每日负责各个宫中的换洗的衣物的宫女,淡绿的着装,应该都是浣衣局的人。

    蒋玉独自一人,又或者是暗地里实际上还暗暗地跟着一位武功高强的高手,青君。

    “嘶!”

    忽地,独自一人走到小道上的蒋玉猛然冷然地长嘶出声!

    她猛然紧紧无意识就捂住了不知为何忽地就感觉到剧烈痛意的左手。在冷宫之中待的久了的人在经历过漫长的欺压和难忍的可怕孤寂之后,总是会疯魔的,因为实在是受不了了。

    曾经的后宫妃子,又有那一个不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哪一个不是在家中娇生惯养着长大的。可是她们会在进去冷宫之后才是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地狱的。在冷宫之中的黑暗下,那就是地狱。

    不疯,才是真正的在冷宫之中再也过不下去。

    想活下去,就要变成一个情绪不稳定的疯子。

    而穆连城远远的在冷宫之外,为了看蒋玉这个恶心了他八年之久的女人惊慌失措的落魄的模样,他向来是乐此不疲的。

    这样的环境,冷宫之中的这样的狠心的权利,穆连城有时突然在想,如果有一天,蒋玉也不得不因为一些坚持的道义而放弃了许多的东西,最后也同着冷宫之中的这些女人一样,彻底变成了一个神志不清的疯子。“皇上,太医来了。”先前听着了吩咐的黑衣人很快走了进来,快速到穆连城的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后才是下一瞬消失在大殿之中。只是看着忽然之间,这个还在皇宫的时候还是正如一只笑面虎的时候,明面上是你情我愿,实际上却是暗中的逼迫着的行为,让她几番思量,才是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方。

    而如今呢。

    她以为像是这个忽然之间出现的男子能够以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傲气安排,又以为还有丝毫都不懂得遮掩的行为举止只是为了带她出宫。

    她想,这应该是有一些与她有关的特别重要的事情与她说才对。可是到了这里之后,应该是着急的人。如今却是变的悠悠然。

    蒋玉扫了虽然带着面具,可是看起来仍旧是笑的几近是无懈可击的男子白皙的下巴一眼。三虎共斗,其中所隐藏的危险可想而知。

    霎时,陈策就明白了蒋玉之间的话,在这般危险的局势之下,可以说是一步错便是万劫不复,那些人想要从龙之功,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价值,到底够不够格。

    不然,莫言说什么从龙之功了,只怕是这场争斗还未结束,就已经牵连惨死。

    “怪不得自来便说每任新皇登基都是一片腥风血雨,若都是这般模样,不斗也不行啊。”陈策戚戚然的感慨。

    “所以说,这张广庭明面上是投靠三皇子,其实也是存有二心的?那我昨日去探访……”

    “放心,对他而言,你现在还只是一个稍有资产,仍旧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罢了。想来,除非你能在科举之上取的莫大成就,不然,估摸着他还不会把你放在眼里。”蒋玉说的直白,在他们这群久混官场的人来说,只要没有取得尤好功名,这些个文弱书生,实在是不值一提。思及此,穆连城有些烦躁的捏了捏眉心,他不禁在想,若是那蒋国公府上的三小姐能与这嫡女五小姐换一换位置,他也不用如此烦心了吧?

    可惜世事无十全十美,像蒋家三小姐那样以为才情貌皆存的女子,也只有一个极不显眼的家世。而那自小刁蛮无德的人,却是堂皇霸占着堂堂国公府嫡女的位置。

    思罢,穆连城也就将脑中的想法放下了,若真是蒋国公府嫡女有了那样的才情容貌,只怕也轮不到现在的他去肖想的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