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影视世界当神探

正文卷 1844章十天找爹(1更)

    菲尔苦笑,也不想隐瞒什么:“你知道那位喜欢卖东西的“大佬”,对吧?”

    路克挑眉:“你意思是他让你来要斯凯?”

    菲尔连忙摇头:“不。我只是想告诉你,老神盾局垮了,它得罪的人却依然存在,还有不少是超能力者。幸亏大佬销售给我们很多强力装备,不然新神盾局依然会被这些记仇的家伙围剿。”

    路克了然,不由得失笑:“所以,你想一个才安稳两年的女孩子,给你当打手?”

    菲尔保持微笑:“她在那组特工保护下生活了十多年,人品值得信赖……”

    路克没好气地挥挥手:“行了。她已经是成年人了,你想招募她就自己去。不过先说好,别拿她的身世来做文章。”

    菲尔:“……我们没有找到她身世的确切资料。那组特工最近几年陆续死亡,最后死的那人说有人在针对性地袭击他们,想借此找到斯凯。”

    路克一时无语:搞了半天,自己这堂叔已经把组合技都用起来了。

    身世之谜+追杀者身份,菲尔只要全程当好人,提供帮助,说不定真能把斯凯忽悠过去。

    没错,这就是忽悠。

    路克做同样的事也不是一两次,不过是布局时间更长,更不容易引起对方反感而已。

    菲尔真把斯凯忽悠过去,其实也没什么。

    身为长远投资的坚定支持者,路克有把握让斯凯始终倾向自己这边。

    即便她真去了新神盾局,那也不过是下一个菲尔或者托尼。

    路克开口,她难道还会拒绝吗?

    真要说起来,新神盾局和复仇者联盟跟蝙蝠小队的关系都很微妙。

    因为它们的最高领导都算半个蝙蝠小队的人。

    路克的人情,加上彼此之间的利益捆绑,会让他们坚定地站在路克这边。

    人情+利益双管齐下,别说尚且单纯的斯凯,就是习惯阴谋算计的尼克弗瑞、娜塔莎、鹰眼也舍不得跟路克翻脸。

    得到路克的“招募”许可后,菲尔心情放松下来,仔细将斯凯身世的其他情报共享出来。

    路克这才知道,斯凯每隔一两年就会被更换寄宿家庭的情况,是那组保护她的特工手笔,借此躲避某方势力的追杀。

    而菲尔从各种小线索推测,追杀者很可能是九头蛇的某个分支。

    路克比较赞同这个推测,因为某些手法和习惯很像九头蛇的流程。

    谈完之后,菲尔就想走人。

    路克却硬是留下他吃了一顿很正经的晚餐,才放他离开。

    菲尔有点无奈,但也只能接受。

    坐上餐桌后,他吃着花样丰富的晚餐,再看到坐在主位的路克,以及正对面的赛琳娜,斜对面的某狗头,突然有点心中酸涩。

    很多年前,男女主人+亲人+宠物的家庭聚餐,菲尔也参加过,但那对男女主人已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

    席间三人随意说笑,菲尔甚至难得地喝了两瓶啤酒。

    天知道他当了局长后,有多久没这样轻松地喝过酒了。

    烈酒会影响他的判断,耽误工作,不适合喝。

    啤酒一个人喝又没意思,回去局里大家都很忙,能陪他喝酒的人不是没心情,就是没时间。

    不过,当预设在手表上的一小时提醒发出时,菲尔还是忍住不舍,起身告辞。

    路克、赛琳娜、金块一起送他下楼出门。

    在门口过厅时,路克和他告别时半抱了一下:“工作是忙不完的,有空就再来吃顿晚餐。”

    菲尔脸上微笑着,拍拍他的肩头:“我尽量。”

    然后,他对站在后面的赛琳娜挥手告别,赛琳娜笑着回应。

    结果蹲坐在旁的金块也抬起一只前爪,冲他挥挥:“汪汪汪。”

    菲尔只能对它也挥挥手:“下次来,我给你带皇家狗粮。嗯,金牌的那种。”

    金块:……

    路克:……

    赛琳娜:……

    ……

    既然给了菲尔忽悠斯凯的机会,路克没有立刻把那些情报发给斯凯。

    身为侄子,他总不能提前掀掉菲尔的底牌吧?人家的发际线可是又高了零点五毫米呢。

    对于自己叔叔连昆仑炼气术都拯救不了的发际线,还是要保护一二的。

    况且菲尔已经赶过去,两三天内她还是会知道一切。

    果然,第三天斯凯就给路克发来消息,确定菲尔的身份。

    路克哭笑不得:好嘛,这叔叔够可以的,拉自己的虎皮挖自己的墙角。

    但,这又能怎么样呢?

    他给了斯凯肯定的答复,同时嘱咐她不要急,想清楚再选择。

    无论在哪儿,他都是她坚强的后盾。

    那边的斯凯确定自己没有被路克放弃,也安心下来,却不知道某人正在偷笑。

    只要她愿意,还不就是正义联盟放在新神盾局的卧底吗?

    路克本以为这事就算告一段落。

    菲尔那边没有第一时间忽悠住斯凯,干脆就陪着她追查当初的线索。

    没有谁比一个老神盾局主管更懂寻找084的线索,况且菲尔还能调用老神盾局的机密资料库。

    但五月初时,菲尔打来一个电话:“路克,斯凯这事有点麻烦。”

    路克奇怪:“怎么了?”

    菲尔:“我们发现了一个人,自称是她爸爸。”

    路克吃惊:“what?”

    这进度可太秀了,十天就找到亲爹,小说都不敢这样写。

    菲尔:“我获得了他的一点血液,经过检测,这人确实是斯凯的亲生父亲。”

    路克:“麻烦在什么地方?”

    菲尔:“……他是个有暴力倾向的黑市医生。我们第一次找到他时,他一急躁就把两个治伤的混混割破了喉咙。”

    路克皱起眉头。

    这确实不是什么好消息,没谁想自己朋友有这种危险的父亲,急起来把斯凯也割喉怎么办。

    “你怎么想?”路克把这难题扔给菲尔。

    想要招募斯凯,总要承担一些麻烦。

    菲尔默然片刻,才开口到:“我在考虑,是否先控制住她父亲,由斯凯陪同治疗,情况好转后再说。”

    路克撇撇嘴。

    这算盘很不错。

    斯凯她爹在新神盾局控制下治疗,那两边的关系想不近都难。

    路克沉吟片刻,还是同意了菲尔的这个方案:“可以。不过我会立刻找个精神方面的专家过去,确定她父亲的情况再说。”

    菲尔自然没有意见,路克给他很多方便,他何尝不是要给自己这侄子面子。
Back to Top
TOP